逍夔夔

不惧寒凉,越川寻你

新买了彩墨,试一下

悸北巡光

   ――我想成为像他那样,耀眼又温柔的人。

   我第一次看见他,是在高一下学期分班的时候。
   我早早的就在文理填报表上写下了“文”,干净秀气的楷体,乖巧的像个小学生,但溢满了对未来的希冀与向往。
   因为上学期在奥赛班的缘故,我顺理成章的转到了文实班,离开了熟悉的人和物,心中难免空荡荡的。我坐在教室的一隅听班主任讲话,指尖摩挲着椅子的圆角,有点兴奋,又有点胆怯。
   新的生活开始了。
  
   没有了铺天盖地的公式和定律,没有了雪花片一样的理科卷子,有的是抑扬顿挫的诗词,秀美绮丽的山川大河,绵延不绝的历史长廊,文实班充满诗人的浪漫。
   长久压抑着的天性不可避免的爆发,我像个年幼的孩子,耽溺其中,不可自拔。
  
“第一次月考的成绩出来了!”
“什么?真的假的?”
“……”
“我的天”
  我挤在人群中,艰难的踮起脚,透过重重人影,一眼就望见了他的名字――
  文综全年级第一。

  我开始悄悄地关注他。
  他就坐在我后面,平日里不怎么显眼,下课时总是安安静静地做题,但我知道,班里几乎一半的女孩子都关注着他,她们会在下课的时候窃窃私语,讨论他白皙的肤色,讨论他清秀的眉眼,讨论他翘起来的褐色卷发……讨论有关于他的一切。
  我素来安安静静的,我没有她们的大胆,打小的教养让我把这点小心思悄悄埋在心底,却没有想过它们会不会借此机会生根发芽,破土而出。

  我每天早上都会很早来到教室自习,一方面是我三年初中的教训告诉我了学习的重要性,另一方面,我本能地抗拒喧嚣和热闹。
  那天天气很好,我捧着甜豆浆走进空旷的教室时,正好看见阳光透过窗棂,打在他身上的那一刻――
  他正低着头写题目,穿着我们学校墨绿色的秋季校服,清晨的阳光在他身上渲染着,就像是画,细细的勾勒出他的眉眼,给他整个人都勾出一圈浅淡又温柔的光晕――
  好像在发光一样。
  心底秘而不宣的心思好像怎么也压抑不住了,我迷迷茫茫的迈了几步,感觉整个人都要溺在那抹光晕里。
  他在我心房上敲碎了一条缝,里面的另一个我透过它,眨着狡黠的眸子,笑嘻嘻地对我说:
  “你动心了哦。”
  “……”

  我以前也喜欢过一个男孩子。
  他叫唐,高高瘦瘦的,没有多么英俊或漂亮,但看起来很酷,还有些孩子气。
  那时候还小,我只记得每次我举手回答问题的时候,他总是抢着举手,坏笑着瞥我一眼,看我被气的够呛的样子。
  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放学后,我拿着坏了的自动铅笔刚刚打算扔进垃圾桶里,却被他一手拦住:“干嘛扔掉?”
  我不适的后退几步以拉开距离:“笔坏了。”
  “没坏,修修就好了。”他在我的目光下坦然自若,“不如送我好了。”
  我有点迷糊的把笔给了他。
  “喂”我刚打算离开又被他叫住,“怎么了吗?”
  “你的裙子很好看。”
  “……”
  我红了脸,落荒而逃。

  但是那都过去了。
  我大概是比较长情的人,我的眉眼已经湮没在了唐年少记忆的风尘里,可我还清清楚楚的记着他。
  我终究没有胆子去告白,生怕从此我们连个朋友都做不成,于是我依旧每天日复一日的学习,但他的成绩成了我学习的动力,我悄悄的努力,想要离他更近一点点,想要和他一样优秀,想要――
  成为像他那样,耀眼又温柔的人。

  也许等到毕业那一天,我会借来全世界的勇气和他告白。
  他真的就如同一束光。

  从此黎明破晓,悸北巡光。
 

今日打卡

阳光灿烂,照亮城市的车水马龙,点燃百分百的朝气与爱。

第一次认真做,手帐真的好好玩啊~😍
@重心轉移  @汤圆记得要放盐